中方教务处第16周(2018年6月4日——6月10日)工作日程安排

    发布时间:2018-06-03 07:44:57责任编辑:高振中点击次数:234

    中方教务处第16(201864日——610)工作日程安排

    Work Plan of the 16th Week of Senior High Chinese Dean’s Office

     

    (星 期)

    主要工作内容

    负责人

    完成时间

     

    64

    (星期一)

    学习集团五五规划(修订版)、

    第二十一次工作报告及本学年

    校区工作计划

    解亚美 杨 

    结合个人工作实际,提高教学品位与质量,

    向学校媒体推荐优秀学习心得,布置展示。

    提交本周教学设计

    备课组长

    13:00

    试行质量标准,体现枫叶特色

    期末教师测评

    宋佳音 孙 

    67

    统计结果认真、细致

    65

    (星期二)

    日间考勤

    宋佳音 孙 

    常规工作

    早、午、晚常规检查

    PSGB系统作业等成绩更新

    全体任课教师

    当天

    及时、认真、细致、准确

    教务处进行常规检查

    优秀学生社团、个人评比

    赵菲菲 唐佳雯

    612

    注意社团活动过程评估,

    准备颁奖

    66

    (星期三)

    随机听课、查课

    解亚美 杨 

    常规工作

    发现问题,落实解决

    研学毕设、“双社”优秀作品

    集结成册

    闫小平 马志平

    7月底

    作品打磨,体现枫叶特色及创新

    期末考试试题初稿提交

    备课组长

    66

    体现枫叶教学特色

    创新试题形式及内容

    67

    (星期四)

    教务处培训会议

    解亚美 杨 

    16:00-16:50

    MM2

    优秀教育教学成果收集

    男女校

    志愿教师

    615

    教学论文、案例、征文

    原创诗歌、学习心得等

    教学案例及论文撰写

    全体教师

    622

    学年教学经验总结,

    创新教学理念与模式

    本学年教学等工作创新总结

    教研组长

    备课组长

    当天

    聚焦教学创新,或教学质量提升办法,形成文字稿。

    学生调查问卷信息汇总

    宋佳音 孙 

    614

    形成结果统计、客观公正

    (文字摘抄、数据)

    68

    (星期五)

    教学信息反馈

    宋佳音 孙 

    当天

    发现突出问题,落实解决措施

    研讨课听评课

     

    本周

    积极参与听课、精评研讨课

    教师教学文件夹整理归档

    全体教师

    628

    纸质版及电子版按要求

    及时整理,按时提交

    2018届高中毕业晚会

      莉 唐佳雯

    18:00-20:00

    女校礼堂

    69

    (星期六)

    2018届高中毕业典礼

    高三任课教师

    当天

    高中男校体育馆

    6910

    (星期六、日)

    开放图书馆

    值班人员

    9:00-17:00

    引导学生使用图书馆资源,

    养成阅读习惯,建设书香校园

    工作重点

    一、学习和讨论集团第二十一次工作报告、校区工作计划、“五五规划”修订版

    二、研学毕设、“双社”优秀作品集结成册

    三、优秀教育教学成果收集

    四、期末试卷初稿提交

    五、教学文件夹整理归档、教学案例及论文撰写

    六、优秀学生社团、个人评比

    七、2018届高中毕业晚会、毕业典礼

     

    提升教学质量从我做起

    ——学习“五五”规划心得体会

    大连枫叶高中中方教务处  闫小平

    一、五五规划对教学提出新要求

    浓浓的23周年校庆氛围即将到来,枫叶教育集团“五五”规划修订版又落地生根,仔细研读,在惊叹枫叶教育集团的惊人发展速度时,作为一线教师,尤为关注教育教学方面的大事。

    “五五”规划修订版从宏观上为我们指出了方向,比如“建立枫叶中方课程教学质量标准和评估标准,研究中加课程的教学规律和考试标准,保持枫叶“双学历”优势。”比如“提高教师的专业能力,增强课堂效果和职业精神。统一制定和实施单元教学计划与课时计划,完善课程标准。”再如“建设枫叶名师工程,做学生、社会满意的好教师。要树一批枫叶名师、建一批枫叶精品课、评一批老带新“黄金组合”“不断壮大骨干教师队伍。要组建枫叶名师讲师团,在体系内开展校际示范课交流研讨,促进资源共享。”等等。

    中方教务已从多方面着手提升整体教学质量,比如一直开展的“教学研讨课”,贯穿整个学期,在互相听评课中,取长补短,共同提高。教学质量是学校生存之本,是教育的生命,关系着学校的长远发展;对于教师而言,更是安身立命之本。如何提高教学质量?每位老师都有自己的方式和方法。

    二、提升教学质量从我做起

    从事教师行业累计已有八年,来枫叶从教已四年有余,每年都有新的认识、新的进步,也面临新的变化、新的挑战。认真备课、严格自律,从各个方面提升自己在教学及管理方面的能力,上好每一节课,这是我一直努力的方向。

    1、分析学生特点,关心学生

    在枫叶学校上课,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课程内容,而是学生本身。高中阶段的学生是一个极为特殊的时期,在学生身心发展中,处于一个重要的变化阶段,也是人生观价值观形成的关键期,关注学生的心理发展变化,关注到学生的细微变化,帮助他们顺利过渡到高中阶段。

    在课业学习中,面临着初中知识结构向高中知识结构的过渡,面临着学习方法、学习思维的转换,比如地理课,学生反映“老师,初中地理背一背就行了,高中地理真难”“我没听懂”……授课时,既要提升知识含量,启发思维,同时也要照顾到学生的个体差异和思维转换。

    有学生上课容易困,细心询问后了解到,在宿舍休息不好,稍有动静就睡不着,导致容易犯困。寄宿制学生面临着新的生活环境,是选择慢慢适应,还是顺其自然,关系到学生的学习状态和效果,或许他只是需要一个关心的笑容,一个倾诉的对象,他慢慢会融入到新的环境中。

    在学习环境上,中西结合的授课,接触更多的外教老师,意味着不同文化的碰撞;有别于公办学校的成绩管理方式,过程性管理代替一张试卷的终端式模式。在枫叶学校,仅有鼓励和赞赏是不够的,走近学生身边,走进学生心里。

    2、精心准备课程,关注课堂

    提升教学质量,最终落实在课堂上,教学设计是课程准备的预设,我做过一个关于教学设计的发言,即“豫则立——我对教学设计的一点儿理解”。我觉得课前的精心准备尤为重要,通常,我在教学设计中安排一些固定的环节,比如课堂导入、学案与练习、情感升华、若干循序渐进的问题等等。

    课前精心的准备和预设,让我在课堂上更显游刃有余,也让我在教课之余,有更多的时间关注学生的上课状态,及时发现、记录学生上课状态,做好学生管理和量化,督促和转化处在困境的学生。

    有机会研读候校长的一篇文章“关于开门上课的几点思考”,自省的同时,扪心自问,是否敢于开门上课?是否经受住开门上课的考验?反之,上好每一堂课,检查好每一份作业,关注每一位学生,那么,所谓开门上课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也就不会觉得是一种要求了。

    3、提升职业水准,重回课堂

    在批改作业时,主题是关于全球气候变化的,让我注意到一位叫安柏石的学生,除了课本,他经常捧着一本书,坐在教室的角落里,示意不可以看,他会收起来。并关注他看哪些书,于是交谈起来,发现他酷爱读书,当然写的文章有自己的观点和独特的见解,让我重新审视学生在课堂上的表现。其实,在枫叶,有很大一部分学生爱读书,课堂上提出非常深刻,有时甚至是比较尖锐的问题,对老师来讲,是个挑战,也是一个促进成长的机会,走出课本,会发现视野更宽阔。

    枫叶学校为学生提供各种机会参加各类活动,甚至是组织各类大型活动,在课堂之外发挥多种才能;在带领社团,观看学生社团展示、戏剧节及各类晚会中,发现学生多才多艺,大放异彩。今年在组织学生学业成果展示活动中,体会更深。走出课堂,既要坚守课堂阵地,又要走出课堂,走出专业,站在不同的位置发现学生的闪光点。

    今年仍然担任地理备课组长,组织集体备课、教案收集等,负责研究性学习统计评选工作等,时间排的满满的,由被动地接受任务,变为主动地探究、组织安排活动,也让我重新认识课堂与学生,教师不仅要站稳课堂,还应走出课本、走出专业、走出课堂,当重新返回课堂时,已然实现华丽的转身。

     

     

    中世纪欧洲的“大学”

    说起大学的历史,现代公认的说法是,大学起源于欧洲中世纪,欧洲一些著名的大学,历史非常悠久,有的说是900年,有的甚至超过1000年。大学起源于欧洲的说法,印证了欧洲教育发达、欧洲以外其他地方教育落后、所以一切都落后的观点。同时,因为大学起源于欧洲,更证明了欧洲文化、思想、学术的先进和领先,欧洲之外的国家,因为没有欧洲那样的大学,便只能跟在欧洲后面,向欧洲学习。因此,像清华大学这样的高等教育机构,也立志要在不远的将来成为世界一流大学。而这个立志追赶的“一流”标准,完全是西方的标准。
      
    从善解人意的角度,当欧洲人自豪地宣称“大学起源于欧洲中世纪”时,我愿意很仁慈对他们笑笑。因为,站在欧洲中心论的立场,他们得出这样的结论是必然的,也是合情合理的。抛开欧洲中心论,换一个角度看问题,作为中国人,我们完全有资格说,全世界最早的大学起源于中国。在与中国相同的历史时期,欧洲中世纪的“大学”,与中国古代的大学相比,只是小儿科。
      
    要理解这个问题,我们首先应该理解一个社会背景。欧洲长期都是等级社会,直到启蒙运动、法国大革命才打破等级制度,渐渐变成平民社会。而中国早在战国时代就完成了从等级制度向平民社会的转变。孔子之所以伟大,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作为全世界最伟大的教育家,孔子最早提出了“有教无类”的主张。这个教育主张是孔子之后中国二千多年平民社会始终贯彻执行的教育方针,也就是说,不分贵贱,人人都有受教育的机会,人人都有通过教育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我们用最心平气和的态度看待欧洲教育史,也会发现,孔子“有教无类”的教育理念,在欧洲出现、并且贯彻,其历史最多只有200年。这样一个平民社会教育理念,与大学的出现有什么关系?
       
    由于中国2000多年一直贯彻“有教无类”的平民教育理念,因此,教育早就形成了普及化。在与欧洲中世纪同时期的宋朝,由于教育理念和纸张、印刷等技术条件,教育极为普及。平民教育普及的结果是,全国形成启蒙教育、初级教育、高等教育的分级制度。如今的苏州有一所中学,名叫“景范中学”,这个名称来自于宋朝名臣范仲淹,因为范仲淹当时在苏州开设了“府学”,成为“景范中学”的前身。范仲淹的确是宋朝普及教育的一个重要人物,在那个时候,宋朝形成了从私塾等蒙学,到县学、府学中等教育,再到太学、国子监、民间书院这样的阶梯式教育体系。最为彻底的时候,宋徽宗曾经短暂地取消科举,全部官员都由学校系统提供。宋徽宗的这个决定为何没有执行下去,本文不多论述。在这里只想指出,宋朝已经形成了遍及全社会的蒙学系统,类似于今天的小学。在其之上是县学、府学等初级、中等教育系统,它的生源来自于广泛的蒙学基础。而在此之上,则是现代人所说的大学,太学、国子监、民间书院,就是全世界最早的国立大学或民办大学。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普及化的初级、中等教育,大学这样的高等教育也无从谈起。
      
    最为关键的是,宋朝的各级学校,对全社会都是平等开放的,人们不分贵贱,谁都可以接受教育。范仲淹出身于一个低级小官员家庭,他2岁时,父亲死了,母亲改嫁,范仲淹因母亲改嫁而改姓了“朱”,后来才改回原姓。范仲淹从小爱读书,离开继父家后,23岁时进入应天书院学习,经常喝粥,他说喝粥容易肚子饱。在应天书院学满四年后,范仲淹考中进士。应天书院是当时四大书院之一,其实就是由政府鼓励的民办大学。范仲淹在这里通过刻苦读书,完成了自己的高等教育,成为名垂青史的名臣,日后也为推动中国的普及教育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尤其需要指出的是,至今依然尚存的岳麓书院等古代教育机构,很多都创始于宋朝,那是世界范围内真正的民办大学,其历史,比欧洲的所谓“大学”早得多,其大学的特征也纯粹得多。
      
    欧洲中世纪的“大学”是什么情况?当时欧洲属于等级社会,教育是高等级子弟的权利,低等级的人,基本没有受教育的机会。因此,欧洲中世纪的“大学”与中国古代的“大学”的差别在于:欧洲当时根本没有蒙学、初级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的体系。由于贵族人少,有资格受教育的人也就很少,因此,欧洲中世纪的“大学”虽然被称为大学的起源,其实就是将蒙学、初级教育、中等教育、高等教育合并在一起。那时候,欧洲大学的入学是10岁左右的少年,在“大学”里连着学习将近20年,等于是小学、中学、大学连读。强调一下,这是因为等级制度下只有贵族能享受教育,所以,“大学”没有广泛的生源,只能是贵族子弟从“小”到“大”的连读。
      
    站在欧洲中心论的立场,欧洲中世纪的“大学”,除了承担一部分小学、中学的职能外,的确也有大学的成分,但与同时期的中国相比,由于中国实行广泛的平民教育,初级、中等教育已经同高等教育分离,真正的大学才得以出现。而欧洲是在没有小学、中学的基础上,将大、中、小学合在一起。欧洲真正将大、中、小学分开,是在启蒙运动以后,平民社会开始出现,普及教育也开始出现以后的事情,大约到18世纪才形成系统,大学才与中小学分离开。欧洲完成这件事情比中国晚很多年。因此,欧洲中心论将他们小、中、大学混在一起的连读称为大学起源,那是他们的骄傲。按照中国古代小、中、大学分离的制度,那时候的欧洲大学,的确只是小儿科。
      
    欧洲中世纪等级制度下小、中、大学混合的“大学”,典型特征之一是,学生学习并不认真努力,因为贵族天生就是贵族,永远是贵族,学不学都无所谓,学好学坏一个样。只有几种人可以借助教育改变自己。一类是立志做僧侣的人。由于欧洲中世纪的“大学”大都是教会办的,因此,小、中、大学混合的“大学”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培养教会人才。如果说贵族等级是通过爵位和财产划分,个人努力没多大作用,那么,在走向教会权力高层的道路上,僧侣个人受教育的机会,的确可以改变某些原先社会地位不高的人的命运。另一类是低等级贵族和少数有钱的平民。欧洲中世纪的“大学”也有限度地开放,原因是教育经费问题。不管是教会办学还是国王办学,欧洲那时候很穷,拿不出多少钱办学,因此,少数有钱的平民子弟入学,可以弥补一部分教育经费的缺口。这些有钱的平民,就是后来的资本家。因此,欧洲的大学,或者说整个教育,从源头上说,就是为特权阶级服务的,与中国广泛的公立、民办教育相比,在教育宗旨上完全不同。
      
    在欧洲中世纪大学里,有限度开放的结果是,除了低等级贵族外,还有一些有钱的平民可以接受教育。但是,他们即便受了教育,也难以摆脱等级制度的贵贱差别。为了弥补这个遗憾,很多低等级贵族和有钱平民子弟在“大学”学习的,相当多的一部分,就是法律。这些人成为欧洲最早的律师,他们学习法律的目的就是为更高等级的贵族服务,以便用法律知识换得报酬。因此,欧洲的律师传统,从中世纪开始,就是特权阶层的附庸,根本谈不上正义,只是为了维护特权阶层的利益而换得特权阶层的赏赐。当今中国教育的问题是,我们抛弃了自己真正的普及教育传统,以欧洲中心论为唯一正确的榜样,盲目地向西方学习。结果,范仲淹那样通过教育改变命运的平民教育精髓被丢弃,相反,欧洲为特权阶层服务的贵族教育被视为先进。于是,少数人占有优质教育资源,有钱有势的,就能获得更好的教育机会。像EMBA这样虚幻的高等教育,几十万的学费,其实学不到什么东西,只是为了建立一个特权人士的关系网。这种状态恰恰是欧洲中世纪贵族教育的特征。这一特征在欧洲延续到今天,只是不那么明显而已,实质上始终存在。而我们因为受欧洲中心论的影响,把西方教育当成先进,无形中把他们的糟粕都学来了。
      
    有些中国人受欧洲中心论的影响,很不情愿地面对中国的大学是比欧洲更纯粹、更规范、更早的大学这一事实,但又无法抹杀中国古代的历史,只好说什么:真正的大学,要看大学的理念、精神,不能只看形式。其实,在这个角度上,中国依然是领先世界的。前面说了,欧洲中世纪是等级制度,大学或者说所有的教育就是为特权阶层服务的,根本谈不上独立、自由的精神。相反,在中国古代,大学的确是自由思想的园地,是自由学术的发源地,人们可以自由讨论、研究任何事物。离开高等教育机构后,通过科举成为国家管理者,也同样是各种意见竞相自由表达。说起宋朝,人们常常说“党争”极为严重。由于“党争”发生在中国,因此,在“丑陋的中国人”的“劣根性”描述下,就成为“窝里斗”。实际上,宋朝延续300年的激烈“党争”,就是知识分子自由表达观点的体现。这种观点、意见的自由表达和争论,一直延伸到对皇帝的评价,对国家大政方针的公开争论。它恰恰是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体现,绝不是什么“劣根性”。回到宋朝的大学那里,那时候就有太学生发动的学生运动,这些学生运动甚至可以影响朝廷对宰相等高官的任命。
      
    写到这里,我有点不想写了。因为,站在欧洲中心论的立场,像我这样解读历史,在被西方洗脑的某些人看来,根本就是无知,就是违背常识。如果抛弃欧洲中心论,客观地、实事求是地比较中国和欧洲的古代教育,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得出公正的结论说:真正的大学,真正的大学精神的确是在中国确立的。欧洲不过是在启蒙运动之后,学了一点中国古代教育的的精华,冲淡了他们等级教育的色彩。在他们器物胜利的同时,把他们的观念也当成绝对先进的东西传播到世界。而我们如今接受西方的教育理念,对于中国历史来说,其实是一种倒退:把我们古代真正的大学、真正的大学精神抛弃了,接受了西方半吊子的大学理念,实际上把隐含着的西方贵族教育的传统请了进来,致使我们今天的教育惨不忍睹。所以,世界大学史应由中国人重新改写。